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穿越历史 > 快穿之大小姐的噩梦人生(h) > 18.世界一:被四位少爷囚禁的富家大小姐(1

底色 字色 字号

18.世界一:被四位少爷囚禁的富家大小姐(1

    裳伊生性倔傲,又被养得娇惯万分,在男女交往方面总是占据优势。
    高高在上地俯瞰着那些男人,无视他们投来的炙热目光,这对她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此现在被压在陌生男孩的身下扭动着身躯的她才会如此不知所措。
    “唔……唔……啊……嗯……”快感如同海浪将她整个人抛向高处又跌落下来,少年似乎用不完的精力对她来说简直是不堪忍受的折磨。
    西门云棋生得一副好样貌,眼含秋波,薄唇带笑,眉梢一挑便是肆意风流,仿佛盛开的灼艳牡丹招蜂引蝶,而凌厉的眼神又使得他的这份美丽却不会显得过于女气,反而诗情画意。
    在裳伊身上驰骋的时候,他也不忘在少女敏感的肌肤上落下轻吻,一点点地刺激她的敏感部位,呵出的湿气几乎将她的肌肤染成绯红。
    这是一个标准的风流大少,品尝过越多的美色,便越容易沉浸在裳伊这具近乎完美的女体中。
    有些女人外表仙气飘飘,到了床上却如同死鱼了无趣味;有些女人骚是够骚,但那种腐烂到骨子里的放荡令人作呕。
    裳伊恰好介于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动情与羞矜融为了一体。
    她很敏感也很会叫,甜蜜的压抑的难耐的喘息仿佛被吸吮的花蜜,细细软软撩到人心底。
    她的小穴也很会吸,牢牢地箍着他火热的阳具分泌着大量的湿液诱惑着他往里处探索。
    她还很害羞,明明身体已经被春潮肆虐,可是却咬着自己的手指努力压低被他顶撞时发出的叫声。
    旁边的北堂轩也没有闲着,解下了自己的裤腰带,盯着这两人交媾的淫糜不堪的模样上下撸动手中膨胀的欲望。
    “这家伙……有那么舒服吗?”北堂看到西门云棋几乎整个人都沉浸在情欲之中,浑然忘我的样子,不由得越发期待了起来。
    “不……啊……嗯哈……”少女被一顶一撞时,胸前的小白兔也被压得变了形状,藕臂被推高到后脑勺,雪白的长腿也被撬开到一个变态的角度,整张小脸都因为痛苦和快感涨得通红。
    “小婊子,你喜不喜欢被这样干?”西门云棋双手捏着她的腰侧软肉,下半身狠狠往上一挺,把她干得浑身一颤。
    “啊啊啊……放、放开……那里……不……”裳伊胡乱蹬着双腿,猫咪般漂亮的宝石眼眸渗出了泪水,她觉得自己里面要被刺穿了,“太深了太深了……啊哈……”
    “宝贝,你这里的反应很可爱——哈!”西门压着她的腿,一下又一下,用力地贯穿她湿热的花谷,那里面的内壁和层层媚肉就像有意识地为自己打开,闯进去后被那么紧致地包裹着就不可能退出来。
    “停停停……停下来!”少女不知道被戳到了哪一处敏感点,身体猛地抽搐了起来,“不不不不不不要……啊啊——”
    “不……不行,停不下来……”他的眼角赤红,挺着炙热的巨物,仿佛野兽一样重重地撞击着她娇小的身躯,仿佛要撞进她的子宫一样。
    性器官带来的极致刺激让裳伊眼眶中的泪珠再也憋不住,伴随着她绝望的悲鸣,她整个身体都剧烈颤抖了起来,连带着花穴也紧紧地收缩——再收缩——
    “呃……哈啊!我的……哈,全部都给你!”被这么一绞,神仙也要投降,西门咬着她的乳肉,下身狠狠顶到最里面,巨物喷射出滚烫的白精,双手死死地按住少女弓起的腰身,让她的子宫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吃下去。
    “你、你不——呜——”身体像是被什么彻底打开,小穴里被强行灌入对方大量的精液,裳伊的腿抽搐了两下,紧接着眼睛陷入一片空茫。
    过度的刺激,让她陷入了短暂性的失神。
    而喘着粗气的西门云棋,低着头有些怔忪地凝视着少女凄艳绝美的脸庞,手指带了几分怜爱的味道,轻轻摩挲她光滑的脸颊。
    好奇怪……为什么他还想要再次吻她?
    明明欲望刚刚才释放过一次。
    “喂,云棋,该换人了吧?”北堂轩已经站在西门云棋身后,抱臂幽幽看着他,一副不满的模样。
    “啊……嗯。”西门云棋深深地在她肩窝嗅了一口少女花香般清甜可口的气味,才慢吞吞地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穴口与他的阳物分离时发出了糜烂的“啵啾”声,紧接着那块娇嫩红艳的幽洞流出了汩汩的白浊。
    北堂轩的喉咙微微动了一下。
    另一场肉戏即将上演。
    现在把视线从这叁人移到东方景那边。
    这是一个位于城市中心的军区家属院。
    门口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守卫,小轿车也开不进来,只能一步一步走进来。
    东方景身材高大,长腿迈开时步步生风,身上穿着的校服外套也被脱下挽在臂弯,只剩下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陪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裤。
    平日里如同太阳般灼目的俊逸五官此刻却不带任何笑意,尽管无损这份神子般的光芒,但却令看到的人都不敢接触。
    这是身为东方家族唯一的、也是既定的继承人特有的威严和高傲。
    走进外观看似平凡的院子,他看着眼前正坐在摇椅上逗着笼中鹦鹉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平静地说道:“祖父,我回来了。”
    “哦,小景啊。”那个老人,回头笑呵呵地看着自己的亲孙子,仿佛最普通的老人家一样,“怎么今天突然想着来爷爷这边?不过也好,我让你江姨给你做顿好吃的。”
    “不必了,祖父。”东方景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自己这位头发尚且乌黑、精神矍铄的长辈,“孙儿只是有一件事想跟您商量。”
    “不急,有什么事可以吃完再说。”东方家的最大依靠,身为国家现任元首的老爷子在亲孙面前仿佛没有任何架子,从摇椅上站起来,一边招着手让东方景过去,一边自顾自地说道,“唉,你现在也大了,当年还会坐在爷爷身上撒娇的小景已经不在咯!”
    “祖父……”东方景的神色柔和了几分,叁两步跟了上去,“现在孙儿也还是你的小景。”
    “那就留下来吃饭!”老爷子挥一挥手,“臭小子这次来肯定又想哄我这个老头要点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不愧是祖父——”东方景被猜中了心思,有点无奈地低下头,“其实,孙子这次过来,主要是想问您,跟江家那边的婚约能不能解除?”
    老爷子的脚步一顿。
    “小景,你说什么?”
    东方景神情坚定,没有任何犹豫地重复了一遍:“我跟江家那边的婚约,是您为了江姨特地定下的,现在孙子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所以不想再任由这个错误的约定继续下去。”
    如果裳伊在这里,那她一定能反应过来东方景所谓的“与江家的婚约”是什么。
    如果说原女主江小鱼跟东方景是欢喜冤家的爱情,那么剧情里最大的拦路虎就是这个江家。
    裳伊的身份充其量就是个助攻的炮灰,但江家不一样,就算称之为最终的反派boss也不为过。当时江小鱼跟东方景已经成为了感情深厚的恋人,可是江家却仗着东方景祖父的现任妻子——江梦雨的身份硬逼东方景娶他们家的掌上明珠江晴,其势力之庞大根本不是江小鱼这种平民身份可以抗衡的。
    东方景纵然是天之骄子,但也在祖父的强压下举步维艰,与江小鱼的恋情屡经波折,最后好在有友人们的助力,又经历了不少生死考验,才扳倒了江家,跟江小鱼喜结连理。
    裳伊绝不会想到,因为自己的出现,命运的线已经彻底被改变。
    当世界的中心,身为男主的东方景主动提出要跟同样位高权重的江家解除婚约时,剧情已经开始朝着濒临崩溃的方向走去。
    “小景,你江姨这么多年都疼你如珠如宝,你忍心让她失望吗?”东方老爷子的目光锐利如同鹰隼,牢牢地盯着自己寄以厚望的孙子,“而且江家的大儿子下个月就要正式作为军委副主席上台,你小叔在中央也需要他们的帮助站稳脚跟。”
    “这么紧要的关头,你居然想要解除婚约?”
    东方景抿紧嘴唇:“我们家难道还离不了他们了么?”
    东方老爷子的眉头紧锁,仿佛突然不认识自己的小孙子了:“小景,你告诉爷爷,是谁给你灌了迷魂药,能让你什么都顾不上就想着解除婚约?”
    年轻人的情情爱爱,老爷子向来是不在意的。
    但是如果这种情情爱爱祸害到了他孙子的脑袋,那他就得叫人认真探查一下了。
    对于世家大族,婚事不由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东方景攥紧了拳头,心中反被激起了怒涛般的感情——
    真是可笑!自己的婚事被拿来当成与江家交换的筹码,难道还要自己甘之如饴吗?
    “祖父,婚约我是一定要解除的。”
    “后果我会一力承担。”
    “我们东方家本就足够鼎盛,小叔的办事能力也足够胜任他的职位,我们家何须用这种手段被他江家摆布?”
    东方景今天这一出本来是因为裳伊的刺激,可是现在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爱情层面,他不想再做被家族牵着走的大少爷。
    他要掌控自己的人生!
    东方老爷子看着孙子眼里仿佛有什么被点燃,那样年轻又明亮的火光叫人无法移开视线。
    他其实给东方景安排了最顺遂的人生道路,从出生开始就是顶级的资源和教导,一路有人暗中保驾护航,连婚事选择江家也是认真调查过才做出的决定。
    江晴不仅拥有强势的家族助力,可以帮助东方景在未来的日子稳入核心权力层,本身性格也十分有教养而且温柔体贴,在政治上有着敏锐的触觉,如果东方景未来要接过东方家的权力棒,那么江晴绝对是最好的贤内助。
    可是对这样的登天梯,东方景拒绝了。
    那种毫不犹豫的样子,真有骨气。
    老爷子是真的起了兴趣,到底是谁家的女娃,能让自己眼高于项的亲孙痴迷至此。
    莫非那孩子还会什么蛊术不成?
    =====
    作者很愧疚...或者我还是改成隔日更吧,这样你们也不用天天守着了...对不起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