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玄幻奇幻 > 月亮海(西幻人鱼H) > 40遮住眼睛(微H)

底色 字色 字号

40遮住眼睛(微H)

    他带她游进漆黑的洞穴里,虽然这里十分黑暗,但却让她感到莫名的安全。
    塞利尼将艾比放到石头上,转身游至进来时的门口处用巨石堵住入口,避免有不速之客的侵扰。
    她用手摸索着身下平整的石面,想要起身,却被突然扑上来的塞利尼吓了一跳。他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为了减少冲击又快速地将自己垫在下面,尾巴蜷在一起,侧身搂抱着她。
    刚才的惊心与恐惧被他的拥抱冲散了不少,也许她之所以那么冷静,是相信塞利尼会找到她,他也确实找到她了。
    “……对不起,是塞利尼没有保护好艾比。”黑暗里他的声音嗡嗡的。
    回来的路上他一直紧绷着,飞快地带着她回到洞穴,一路上没有说话。
    “艾比,你害怕吗?”
    她忽的一怔,没想到他会问出这句话。还从来没有人……问过她害不害怕。
    就算遇到危险,她也习惯了一个人去面对,害怕只是一瞬间的事,之后就要想尽办法活下去,没有时间去胆怯、伤心,也不会有人问她害不害怕。
    艾比伸手抱住他,说:“怕,我怕那条人鱼会吃了我。”
    “塞利尼也害怕,害怕艾比会受伤,会死掉。”分明他怀里拥抱着更娇小的艾比,但此时却感觉到他的颤抖。
    艾比关于人类寿命的话、莱特掳走艾比后的生死未卜的那段时间,都让他感到无比的恐惧,那是他此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为什么你会害怕?”她像是不解地问。
    “我不知道……”
    她的手摸上他的脸颊,温和地问他,
    “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不会死的,艾比不会死,不会!”塞利尼像是鸵鸟一般埋头在她的颈窝里,抱得更加紧,抗拒回答这个问题。
    她仿佛偏要跟他将这件事说个明白,不知哪里来的一股无名怒意,她用手掰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她的脸,虽然她看不清洞穴里的环境,但她知道他的眼睛是看得见的,
    “人都是会死的,我也会死,而且不知道哪一天就死了,也许是几十年后,也许是明天。不是你说不会就不会。”
    “我问你,我死了你会伤心吗?!你知道什么是伤心吗!你这条蠢鱼!”
    艾比突然像个无理取闹的疯子一样大声吼道,丝毫没有察觉到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塞利尼从未见过她这样愤怒激动的模样,她的情绪波动很强烈,但他却不知道艾比为什么会这样,他以为是刚才自己的话让她生气了。
    塞利尼倾身向她贴近,双手环过她的后背,用脸颊贴上她的侧脸。“塞利尼会很难过,难过得死掉……所以艾比,别死,求你……”
    他一边祈求着,一边贴着脸颊去寻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牙齿,主动挑起她的舌,像是一种讨好和安抚。
    人鱼是个矛盾的物种,既是浪荡无情又多情的任由兽性支配,也有极少数忠贞的人鱼伴侣,如果其中一方意外死亡,其配偶也会郁郁而终。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他这个愚蠢又无意义的问题。也许是他忽然的一句话让她意识到,不管是在这偌大的深海里,还是岸上的人类世界,可能这世上只有这条蠢鱼会这样奋不顾身地救她,会因为她是艾比而在意她,问她害不害怕。
    就算她突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好像也没人在意艾比了。尽管她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好像的确如此。
    一股巨大的悲伤涌上她的心,泪水大颗大颗地往外流,她眉头紧蹙,加深了这个吻。双手揽上他的脖颈,抱得像要将他勒死似的那样紧。
    塞利尼抬手在她的眼角蹭了蹭,已经习惯在岸上时那样擦掉她的眼泪,忘记了在这儿泪水会融到海水里。
    塞利尼搞不懂她为什么又愤恨又伤心,他不太擅长分辨人类的复杂情感,只知道她现在需要他。由着她向他发起撕咬般的亲吻,就像交配中失控的雌兽对雄兽的发泄噬咬。她的牙齿咬过他的嘴唇和舌头,留下甜蜜的疼痛和酥麻,间隙里,湿滑的舌尖短暂地逗留亲昵。
    大手抚上她的背,将她拥入宽阔厚实的胸膛,他将她整个圈环在鱼尾蜷起的小块空隙中,就像将两人罩在一个小世界。没来由的情绪被释放在他冰冷又温柔的怀抱和亲吻里。
    情绪也逐渐平复下来,艾比渐渐松开了勒住他的手,变为攀环。泄愤般的亲吻也慢了下来。她睁开眼睛,依然看不清黑暗里眼前的塞利尼表情,但她抓狂的模样肯定被他看得一清二楚。冷静下来的她觉得自己刚才都行为过于愚蠢,她不该在这条鱼面前暴露太多的真实想法。
    下颌的啄吻逐渐变得轻柔诱惑,她贴近他的身体,手指在他的颈后皮肤上轻捏。身上的短衣短裤被悄悄脱下,任它们随着水漂浮到哪里去。他的手滑过她的背,覆上胸前,轻轻地揉按她柔软的胸乳。尾巴挤进她的双腿间,难耐地蹭着大腿的内侧。
    “塞利尼,忘了我刚才说的话。”艾比搂抱着他的头,手指伸进他的发间,嘴唇贴在他的耳鳍边轻声说,她的声音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
    塞利尼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亲吻她的颈间,他下意识里感觉艾比刚才的反应很重要,但他不知道那代表着她的什么想法,她也不会跟他解释。她总是有很多秘密不告诉他。
    塞利尼用沉默表达了他的拒绝。
    艾比的腿搭上他的尾巴,腿心的柔软幽密贴紧他的腹部,她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快要伏在他身上,带着笑意像是在说什么蹩脚的哄骗谎言,“忘了刚才的话,我就不会死,好不好。”
    这是个沉重又古怪的话题,塞利尼仿佛要想逃避似的抛开那个横亘在面前的深渊。他将艾比抱起躺在他的身上,手臂揽抱过她的背,手掌在她的身体上抚摸,感受她的温度和肌肤的触感,确认她的存在。
    “好,我会忘记的……”
    “真是条好人鱼……”她双手交迭趴在他的胸膛上,眼睛看着黑暗里的塞利尼,她的头发就像最轻柔纤细的水草,在海水里荡漾着飘舞,也在轻轻抚动着他的心。
    “你能看清我吗?”她问。
    塞利尼点头,“嗯。”
    “这不公平。我看不见你的脸。”她伸手抚摸上他的面颊,“你也不许看我。”
    说着,她隐约看见旁边一丛海草状的阴影,倾身过去拔了数片。韧性的海草遮盖住他的眼睛,也挡住了视线,“现在呢?”
    “看不见艾比。”
    凭借人鱼敏锐的听觉和感知力,他仍然能察觉到她的动向。艾比的声音带了些别的情绪,“现在我们都一样了……”
    她俯身靠近,双手捧着他的脸,重新吻上来。水草一样轻曼的发丝萦绕在他的侧脸。
    ——————
    稍后还有一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