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科幻灵异 > 爸爸你是狗吧(养父女兽人1v1) > 第十八章审问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八章审问

    “你好,叶小姐,我是协助来审问你的。”林锦月落座,耳麦里传来林朗的声音。
    面对面观察,林锦月发现叶凌雪确实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这种漂亮更像是从小到大养尊处优得来的姿态,可能在休眠前的家境很不错,才能养出这样的佳人,也难怪在模特圈打出了一番事业,只是...还去做了别人的笼中雀。林锦月略感惋惜,但不多。
    可能是想借助肉体往上爬呢?
    “叶小姐,听说过「雾」吗?”
    林锦月还佩戴了一个临时终端,这样也能把她的视角共享出来。
    此时她像一个真正的审问者那样,紧盯着叶凌雪,怕错漏任何一个微表情。
    叶凌雪表现出一丝不安,缩了缩腿,否认:“没听过,那是什么?”
    “我的终端带有测谎功能,请如实回答。你身上有没有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说某种药剂?或者你今天喷的特殊的香水、随身带的香囊?”
    “啊...刚刚那位警官是不是也...所以才让你这个人类来的?”
    “回答我的问题,现在是我问你。”
    叶凌雪马上打住,盯着林锦月的眼睛:“我今天出门前喷了香水。”
    “你在香水里加了?”
    “是,是的。”
    “原料从哪来的?”
    “...我忘了。”
    “什么?”林锦月顿住。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回答。
    “好,那我问你,你还有其他的「雾」吗?比如在家里?或者放在某个仓库?还是掺在了别的什么东西里?”
    “没有了,没有其他的了。”
    “这一点你没忘?”
    “...”叶凌雪哑然,“确实没有了。”
    耳麦里林朗说审问暂时结束了,林锦月走了出去,关押室开启了净化功能。
    “爸爸,她有撒谎。”林锦月皱起眉头,细细回忆起来,“她喷了香水是没错的,但这句话是个陈述句,只能证明她确实有喷香水,问她有没有掺药,回答却不对劲...”
    林朗等她说完,揉了揉她的脑袋:“嗯,我们在终端上都看到了。你做的很好。”
    “嘿嘿!”林锦月抱住了林朗的腰,吸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
    “小队传回消息,幸福小区内目前没有发现别的「雾」了,等关押室净化结束,医疗部的同事会再进去检查一下,没有危害后就把叶凌雪带回清查部处理。”
    边上程立秋的状态看上去已经好多了,站起来反省:“上校,这次是我考虑不周,哪怕检查了身上也不应该大意,进关押室就应该开启净化功能。”
    林朗把林锦月不安分的手牵下去,沉言:“这不能全怪你,「雾」本就难以察觉,净化功能也只是针对小范围小剂量有效罢了,况且「雾」来源于她身上的香水也并不能下定论,还是得等医疗部那边尽快研发出检测手段才行。”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见净化时间差不多了,一位全副武装的医疗部同事进门,确认安全后,这才将关押室连接上飞行舱,一行人返回,林锦月也被捎带上顺路回家。
    等林朗再踏进家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脱下外套,长呼出一口气,一把抱起出来迎接的林锦月,头深埋进少女的颈窝。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倒在沙发上,林锦月感觉自己被林朗整个人熊抱住,任其在自己身上闻闻亲亲,好像个好久没见到主人的大狗。
    “叶凌雪在包庇一个人。”林朗缓了一口气,“查出来了,是她的妹妹,叶凌寒。”
    林锦月好奇:“怎么说?”
    “叶凌雪对下毒的事本来不知情,但在发现凯勒喝了她带来的酒后开始异化,再加上今天的事,她察觉到是自己身上的东西有问题。”
    “所以,叶凌雪意识到是自己的妹妹下的药,为了包庇她,临时把罪都揽在自己身上?”
    “没错。之后他们马上去抓捕叶凌寒,一个15岁的人类女孩,本身是没有什么威慑的,只是考虑到她应该接触不到「雾」,怀疑背后有什么人指使。”
    “这个「雾」...”林锦月一直好奇这是个什么东西,好像搞得兽人们很头疼。
    “上次野生动物园南边的池塘里,检测出一种物质,正是它促使了那个河马兽人的异化,医疗部将这种物质命名为「雾」,无色无味,难以察觉,可以溶于液体,包括那天的池水、案例里的酒、今天的香水。「雾」能诱导兽人异化,医疗部目前还在研究检测技术和对抗方法,现在「雾」对我们而言还比较危险,但对纯种人类而已没发现有任何影响。”
    林锦月若有所思,原来他这几天比较忙,是在查这件事。
    “叶凌雪姐妹原来的家境很好,我们猜测可能是现在的环境落差,让叶凌雪选择了借用肉体不断上位,再加上叶凌寒还没成年,家里的经济来源只能靠姐姐一个人,她才选择走捷径。而叶凌寒不满姐姐的这种做法,决定下毒。只是...就连我们也是才知道「雾」没几天,那个15岁小姑娘...一定是有人教唆。”林朗叹了口气,把林锦月抱起走向卧室,“好啦,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看我的同事们了。”
    林锦月搂住林朗的脖子,却陷入了沉思。
    在培训处给孩子们上课的叶凌雪,那种温柔和知性并不做伪,她的家教一定是很好的,更何况她本身已经有模特的工作了,却还在培训处兼当教师,这样的人,真的会主动甘于栖人跨下吗?到底是她真的还想过上以前的富足生活,还是迫不得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