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科幻灵异 > 爸爸你是狗吧(养父女兽人1v1) > 44求爸爸别操了(对镜失禁求饶射尿h)

底色 字色 字号

44求爸爸别操了(对镜失禁求饶射尿h)

    少女的穴肉已经裹上了晶莹一层爱液,摩擦着身下的粗硬鸡巴。
    林朗感觉两片粉糯的阴唇夹在阴茎两侧,并不急着插入,享受身上人此时的媚态。
    “啊…爸爸…”林锦月双手撑着林朗的腰,边用鸡巴蹭穴边喘着发骚,“和说好的不一样,您这么玩,哈啊…得加钱。”
    “操一次加多少。”
    犬类的阴茎自带有阴茎骨,此时完全充血挺立,硕大的一根自西装裤里伸出来,表面还布着凸起的青筋和血管,被发骚的少女蹭得水淋淋。
    林锦月磨到了阴蒂,哆哆嗦嗦又泻了一股,林朗西装裤上的深色痕迹扩散开了一片。
    “啊啊——!”她撑不住了,向前趴在林朗的胸口,小手从西服的领口伸进去逗弄他的乳头。
    “操一次两千,嗯…操一晚有优惠,嗯啊、一万。”
    她隔着衬衫舔林朗的乳头,含着那一小粒说话含糊不清:“哈…要内射得加钱。”
    林朗拨开她披散下来的头发,注视着舔弄自己乳头的少女。
    “内射还要加钱?和最开始说的不一样。”
    “是嘛…”林锦月脑袋晕晕的。都是顺口胡诌的设定,她哪记得了那么清楚。
    “看您是优质客户,那就、就…赠送您一次射尿吧。”
    她拉起林朗的手盖住自己的小肚子:“您看,这里是小子宫。”
    “您可以尿在里面。”
    “成交。”
    林锦月笑呵呵的回应,脸上红扑扑的,像是喝了那么些酒的事后作用。
    她用两只手握住林朗的鸡巴,屈起腿把龟头对住穴口,想要坐进去。
    “咻”地一下,鸡巴只埋了一个头就滑掉了。
    “啊啊…!怎么这样!”
    林锦月不甘心,撑起来又想坐下去。
    “呜呜呜进不去!”她闹着撒娇:“以前是怎么进去的?爸爸您帮帮我…”
    林朗自觉忍耐力还不错,但难得见林锦月这幅笨蛋样,此时更想狠捣进去看她哭哑着嗓子求饶。
    他改变女上的姿势,把尿一般抱起软做一团的小姑娘,走到了落地镜前。
    挺立的鸡巴从林锦月股缝间伸出,贴住了少女烂熟的花穴。
    大腿上白软的嫩肉被男人握在掌中,从指缝间溢出,他还在拉着两腿往外撇,让腿间张得更大。
    “看见了吗?”
    林朗耸动腰腹,让龟头一次次经过穴口:“爸爸是从这操进去的。”
    说完,整根阴茎瞬间冲刺,完全埋没在少女的体内。
    林锦月本来正想仔细看看,还没准备好便被突然破开,狭小的甬道内挤进一根粗壮的柱体,媚肉层层迭迭吮吸裹上,好像快要被男人钉死了。
    林朗掐住她的两腿,腰胯高速向上撞,底下两颗囊袋也在上下翻飞。
    “啊啊啊…好快…!慢…慢一点啊啊啊啊——!!”
    林锦月被晃得根本看不清镜子里的影像,只能看到自己的身体轮廓被林朗笼罩其中,他握着自己的身体套弄鸡巴,就像用飞机杯自慰一样。
    两团乳房随着颠弄不断颤抖,甩着有种失控的错觉,林锦月只好捧住自己两处奶肉,好迎接身下狂风暴雨般的操干。
    “呼…看见了吗?”林朗边操边喘着粗气,朝镜子又走近了一步:“你被操得淫乱模样。”
    “以前接过多少客了?在他们怀里也是这样的吗?”
    “不是——啊啊啊,没有,没有——”快感迭加,林锦月对男人的问话只能做出下意识的简单回应。
    “你也是对着他们这样求欢的吗?”
    “被一根鸡巴弄得舌头都吐出来了,下次拿跟棍子是不是也可以?”
    “别人能满足你吗?操得这么狠还能夹,是不是想要上面再来一根?”
    阴茎的进出愈发快速,龟头不断顶弄到宫口,林锦月受不了耳边的荤话,连连求饶要林朗不要再说了。
    “要…要啊啊啊啊别顶了呜呜呜呜”
    “还要?还要更快吗?嗯?小骚货。”
    “不…啊啊啊要坏了——爸爸——呜呜啊啊啊难受…!”
    林锦月脚趾控制不住的蜷缩,快感剧烈累计,穴肉开始绞紧。
    “咬那么紧,是要夹死我吗?”
    “不…爸爸——不行了,想尿…呜呜呜呜不要——!”
    林朗听闻更加兴奋,一手伸向她的小腹用力按压,阴茎摆弄着朝着膀胱的位置狠狠顶去。
    花穴突然使劲一缩,两人结合处喷出一道水液,打在了光滑的镜面上,林朗也被夹得精关一松,开始射精。
    “咿啊——啊啊啊别看…爸爸别看呜呜呜呜…求…受不了了啊啊——”
    林锦月用胳膊捂住双眼,羞耻得哭了出来,下面的液体碰到镜面发出哗哗的声音,上面也在淅淅沥沥掉落泪珠。
    “不玩了——爸爸…我不玩了——”
    “羞什么。”林朗的阴茎仍在突突弹跳,向她体内喷洒着精华。
    他把少女遮挡的手臂拉下:“你看。”
    “唔…好…好羞,爸爸别看…”
    林锦月还在哆嗦着排尿,她看见镜子里自己的小腹被鸡巴顶得凸起,两人的下身还紧密结合在一起,自己的尿孔里还往下淌着水。
    “很漂亮。”
    林朗啄了下她的耳朵。
    尿终于排尽,林锦月隔着肚皮按了下林朗的鸡巴,“爸爸,不玩了,钱赚够了。”
    “我可还没吃够呢。”
    林朗把怀里的小姑娘抱走丢回床上,一个跻身又压了上去,鸡巴又立了起来,“噗”一下再次埋到她身体里。
    林锦月的双手被同时禁锢在头顶,继续承接着男人的操干。
    鸡巴操进了子宫里,像是都能顶到上方胃袋。
    林锦月已经记不清自己高潮了几次,只能看到趴伏在她身上不断耕耘的男人。
    “呃啊——吃不进去了…不要射了…”
    “吃得进,乖。”
    “要破了呜呜呜呜…”
    “不会。”
    林锦月咿呀着说着些无逻辑的哀求话,林朗倒是句句回应,但对于少女的恳求未有丝毫让步。
    之前喝进去的尿和酒已经让肚子有些涨满,几泡浓精射进子宫,撑得宫壁发酸,偏偏又被硕大的还会膨胀的龟头堵住,只进不出,肚皮上又凸起了一小块。
    “爸爸…求您了…”林锦月目光失焦,已经喊哑了嗓子。
    “装不下了…”
    林朗俯身吻着她哄,鸡巴的进出却都已经捣出了白沫:“吃饱点,乖。”
    马眼大张,林朗喘着粗气射精,看向身下被玩到快累晕过去的娇小人类少女,勉为其难控制住了再射一次的打算。
    还要多操操,现在太不经操了。嗯。
    “唔…又射了…好涨”林锦月感觉小子宫里咕啾咕啾的。
    林朗射完还埋在她体内,躺下从背后圈住她。
    “嗯…结束了吗…爸爸…”
    她的眼皮已经快要合上了。
    肚子里突然又有一种被击打的感觉,宫壁上酥酥痒痒,她又忍不住开始颤抖。
    “唔啊啊…爸爸?这是…?”
    “赠送的一次射尿。”林朗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忘了吗?出来找包养的小骚货。”
    “别说了…爸爸…不玩了。”林锦月回想起那时自己捏的设定。
    什么学生出来找糖爹包养,什么表面保守内里骚动…最后被弄得精疲力尽受罪的都是自己罢了!
    林朗感觉到小姑娘的气急败坏,没有再捉弄她。
    兜满精液的子宫又被尿水盛满,鸡巴被泡在一个温暖潮湿的舒适环境里。
    而且心爱之人里外都是自己的东西。
    林朗把鸡巴再次往里顶了顶,抱住怀里的宝物沉沉睡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