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动物城之兔兔向前冲(nph) > 第二章在大猫怀里睡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章在大猫怀里睡

    向晚意两手握着新鲜的地衣,除了早上的三明治,一整天都没有进食,虽然没什么食欲,但还是小口小口的吃起来,微酸发脆的口感,意外的不难吃。
    西泽尔诧异对帕度燃说:“你居然认识驯鹿苔。我还以为你刚刚出去找钛晶或者天河石。”
    帕度燃觑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两块天河石。
    向晚意看着黑发少年手中冰蓝色微微泛绿的菱形矿石,脑海中搜寻到地理课本上记录的,天河石产于冰河改道之后的旧河床中,数量稀少,建议在傍晚的夕阳余晖中搜寻,有虹光,可用于混乱磁场中辨识方向,磁电转化后可以为机械充能。忽然想起入学考核的告知事项中有提到十余种矿石可以被采集来兑换分数,按采集难度来折合分值。在各类采集项目之外,最高分值是捣毁“犯罪团伙”窝点与营救“人质”。
    “吃完啦?饱了吗?”西泽尔一手抱住晚意的小腰,下巴轻轻支在兔兔的头顶,兔兔的长耳朵已经暖和的竖立起来了,正支棱在他的脸庞。就算是白虎也相当于大猫,两腮的位置被细软的兔毛拂过,真是舒服的让人想打呼噜呢。
    兔兔简直觉得自己的耳朵要怀孕了,酥麻的痒意从耳朵上传来,让她忍不住抖抖耳朵,她努力的清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发抖,“吭,饱,饱了,吭吭,你们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呀?”
    西泽尔却似乎误会了兔兔的抖动和吭吭的声音以为她还是很冷,自顾自的把兔兔的运动鞋脱了,腿折迭起来,把兔兔的小腿抵在自己的腹部,双手紧紧的抱住她瘦弱的背脊,柔声道:“你可以把手放我的脖颈上,那儿有动脉,会比较暖和。”边说边拉着兔兔的手放上去。一方面真的是冷,这个姿势虽然羞耻但冷到几乎没知觉的下肢也逐渐回温十分舒适,另一方面可能是顶级猎食者对食素猎物的血脉压制,兔兔感动的不敢动。
    帕度燃低沉微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们路遇了绑架你的匪徒,也许离窝点还有一些距离,我和西泽尔把匪徒打了一顿,用绑你的绳子把他绑了,然后就抱着你开始搜寻可能的露营地。直到中午我们才发现这处洞穴,白天在雪原我的颜色太明显了,所以西泽尔在外面伪装我们的行动轨迹。”
    西泽尔一只手揽着背部,一只大手向下拖住兔兔的后腰,又慢慢的下移,去抚弄兔兔的小短尾巴,最后干脆整只手笼罩上去。而兔兔向晚意依然感动的丝毫不敢动,腹诽猫咪的天性果然是喜欢毛球。西泽尔似乎被兔兔的乖顺取悦了,接过帕度燃的话头:“我下午的时候,远远的去看过犯罪团伙的窝点,那是一处废弃的矿料加工基地,就外围值守的人数推算不下于五十人,而且手上有热武器。我们的任务是摧毁窝点解救人质‘向晚意’。摧毁窝点可能是需要本届的所有考生一同前往的,但我们都是两两组队的,互相也没有联络方式。按规则设定来说,应该是期望本届的考生能在搜索物资的过程中慢慢集合起来,再一同去捣毁走私能源矿料的犯罪团伙。再加上矿石是按照能量值计分的,那处工厂应该还有很多矿料,是重要的得分点啊。”
    帕度燃背靠着洞壁盘腿坐着双手抱臂,斜觑着西泽尔抱着向晚意的姿态,语调不辨喜怒:“所以你准备一晚上都这样在洞穴里面呆着吗?我要出去找寻矿石,再试试看联络一下柯蒂斯和布莱文斯,他俩肯定入围了。”
    西泽尔内心慨叹着小兔子的柔软和纤细,克制着自己喉头想打呼噜的本能,严肃的表示:“必须要留个人照看晚意,古原的夜间气温零下二十度,我们可以控制恒温但显然她不可以。更何况她就是分值最高的一项,除非能打劫矿料工厂,不然不如守着她。”
    帕度燃不置可否的呵一声,“那我先出去了。你这样包不住她,半夜你还是兽化,把她完全埋进皮毛里兴许更暖和。”说完就出了洞穴。
    向晚意和西泽尔两个人在洞穴里静静的呆着,彼此几乎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夜色渐浓。兔兔觉得稍微的暖和了一些,关键是,她想要嘘嘘,西泽尔老是不知有心无心的不轻不重地压一下她的尾巴,她真的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了。兔子扭捏的开口:“西泽尔,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我想去上厕所。”说完兔子的耳朵都红的滴血了,羞涩的耷拉下来,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啊,跟初次见面的贵族少年说自己的生理需求。说完兔兔就挣扎着从也开始手足无措的少年怀中努力的试图站起来。
    西泽尔也开始脸颊发红,他慌乱了一下,才发现兔兔似乎不能夜视,帮她找到运动鞋,把兔兔抱在怀里穿好,边穿边说:“那,那我带你出去,我,我背着你好吗?外面雪很厚。”夜色掩饰了他的慌乱。
    向晚意没有拒绝的理由,穿好鞋,原地蹦了蹦,蹦上了少年宽厚的背,才发现对兔兔来说足够高的洞穴,少年却会触顶,不能完全的直立起来,加上背了个人,佝偻着从洞穴口爬了出去。
    外面开始下雪了,天空阴沉着,也没有星子,如果是一个人,兔兔应该会很害怕,但是身下的少年却让她意外的感到安心。西泽尔按照白天的印象辨别方位,把兔兔带去了远离废弃工厂的下风向的一处避风处,放下了她,蹲下,开始在雪地上刨坑,“你就在这个坑里上,待会儿记得用雪埋起来,还好正在下雪,不然气味会暴露我们的位置。”说完站在原地背过身去。
    “你不走远一点吗?”兔兔本来都已经被冷风吹得冷静了的头脑又开始感到羞涩。西泽尔清冽的声音从风里传来,“我帮你挡风。”但是真的好憋啊,人有三急,她再也顾不得羞涩,蹲下来脱了小裤裤就地解决了,解决完了抓紧穿上,立马把附近的雪踢进坑里再原地蹦跳踩一踩,刚刚风声那么大,西泽尔没有听到她嘘嘘的声音吧,兔子的脑子里全是这些念头。
    西泽尔依然没有转身出声询问:“你好了么?我们赶快回去吧。”其实少年的耳朵已经红的开始滴血,猫科的听力真的太好了,他脑子里甚至能听清楚穿脱裤子的声音,更何况是非常急促的水流声,他知道那个是什么,也知道女孩子是蹲着尿尿的,可是他又觉得自己不应该遐想连篇。只好原地蹲下,等着兔兔跳上他的脊背。
    向晚意觉得她的廉耻心已经随风而逝了,快速的爬上西泽尔的背。西泽尔背着她却不像来时只是两手托着她的腿,转而托在她的臀下。
    兔兔穿的是超短裙,所以相当于就是隔着小裤裤托住她的臀瓣。兔兔不知道怎么提醒少年,只好把脸都埋进西泽尔卷曲蓬松的白色短发里,她只希望回程的路途能再快一点,天气愈发寒冷,风雪起来,大雪纷纷扬扬,落下来还没触及少年少女的身体就西泽尔的体温蒸发了。还好本来就走的不远,没一会儿就回到了洞穴中。
    西泽尔把向晚意放下,有些眷恋手中的柔软的触感。还好黑夜遮盖了他红色的脸颊。西泽尔觉得自己想做点什么,或者得做点其他的控制他别做什么。他把地上的麻袋靠着洞底铺展妥,想起兔兔似乎无法夜视,再把向晚意拉下来坐在麻袋上,另一只手顺势撑在洞壁上。黑夜中,晚意只能看到西泽尔碧蓝的眼眸似有水波在晃动。大猫则盯着少女粉红的眼眸,微微颤动的睫毛,抿着的粉嫩嘴唇似乎暴露了少女心事。他们呼吸交缠,越来越近,兔兔感觉到雪松的香气几乎要把她完全的包裹住。
    “阿嚏~”兔兔打了个喷嚏,惊醒了西泽尔,打破了刚刚暧昧的气氛。西泽尔咽了唾沫,“嗯,我舔一下你的耳朵行吗?标记之后,我兽化之后就算失去理智也能认识你,而且你也能听懂我的兽语。”说完不等兔兔答应就快速的舔了舔兔兔的耳洞,舌尖似乎触及了兔兔耳道的深处,兔兔感到好痒,又仿佛一道电流穿过,一阵酥酥麻麻。趁着兔兔呆愣着还来不及反应,西泽尔快速的脱掉所有的衣物,变身成了一只身长三米的白黑条纹相间的大老虎。然后用头轻轻蹭了蹭向晚意的怀里,然后就围着她卧了下来。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呼噜声,接着喵呜喵呜:“躺下来睡觉吧。别冻着了。”
    向晚意长到15岁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能彻底的变成动物,而且他竟然还能口吐人言,不对啊,老虎怎么会喵喵叫呢。
    白虎形态的西泽尔似乎笑了,喵呜的声音非常愉快:“平常说话就是喵呜声的。”
    “诶,我竟然问出来了吗?可是学校里面的纪录片都是嗷呜嗷呜的呢。”兔兔看到黑夜中白虎碧蓝的大眼睛,蓝的似乎发出莹莹的绿光。
    “嗷呜声是对战的时候使用的。快睡啦。躺我怀里别冷到了喵。”说完,白虎没忍住伸出大舌头舔了舔兔兔的脸和耳朵。
    兔兔拿冰冷的手给自己过热的脸颊稍微降降温,脱掉运动鞋,然后把马尾辫解开,把西泽尔脱下来的裤子迭整齐放在身下做枕头,又拿过少年的白体恤作为被子,然后就蜷缩在西泽尔庞大的身躯下,凑着他暖呼呼的腹部的毛皮躺下了。刚开始是背对着的,后来没忍住翻过身去脸贴着西泽尔的白毛,手摸过他腹部的毛发,光滑温暖而干燥,鼻尖萦绕着西泽尔独有的雪松气味,耳畔是他哄孩子一般喉咙里发出的轻微呼噜声,向晚意慢慢的就睡着了。洞外还是暴风雪,但严寒全被西泽尔的虎躯挡在了外面。一夜无梦。
    天快亮的时刻,帕度燃从外面回来,西泽尔的耳朵动了动,感知到是帕度燃的脚步,安稳的卧在前臂上假寐。
    帕度燃踱步从洞口弯腰进来,喑哑的声音,语带讽刺:“你倒好睡了一夜。昨夜我看到那伙人都沿着你故意踩出来的路线追出去了,但是这地方距离那工厂不过两公里,他们要是地毯式的搜索我们也躲不过。风雪太大了,完全嗅不到柯蒂斯他们的气味,不知到布莱文斯有没有看到我们的记号走进内围,也许他们为了躲避匪徒,和我们走了相反的方向。”
    西泽尔睨了他一眼,又闭上,本不想搭理,但是洞穴太小了,他的兽形几乎占满了,只好化身回人,又拿起裤子穿了起来。兔兔睡觉喜欢蜷缩起来,早就不枕在他的裤子上了。但是白体恤就有点难拿回来了,西泽尔的起身让兔兔开始冷的完全缩进了那件t恤里。
    “换我吧。”说完,帕度燃就脱了衣裤,幻化成一只巨大的黑豹,在向晚意身边卧下,他随意的侧过身舔舔爪子,一副准备收拾睡觉的样子。睡得正酣的兔兔也只是习惯的朝暖炉身边凑去,甚至伸手抓住了帕度燃的黑毛。西泽尔看到这一幕,胸口升起一阵无名火,抓起自己的t恤,又把帕度燃的衣服像烂抹布一样扔在她身上,穿上衣服出去了。
    帕度燃看向晚意睡得熟,又挪了挪几乎把兔兔整个埋在肚皮里,他的腹部有一小块云雾状的白毛,兔兔的呼吸正吐露在那块软毛上,帕度燃感觉十分的熨帖,就这样四爪伸展抵住洞穴的底部,放缓呼吸,沉沉睡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