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动物城之兔兔向前冲(nph) > 第六章分歧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六章分歧

    等到了休息室,发现就餐人数比兔兔此前预估的还要多,除了西泽尔、帕度燃、云翊、颜辞,还出现了一个金色大波浪卷发的高挑少年以及一位黑色短发的猫耳少年。
    兔兔摸摸耳朵,“好像食物做得不够多。”西泽尔接过她手中的牛奶,“没关系的,我们可以一周不进食,少吃点无妨。”
    “你说的哈,那你那份玉米烙给我吃吧。”狼少年布莱文斯厚脸皮的挤过来。
    颜辞看了一圈失望的问:“只有这些吗?”
    苏煜放下最后一个餐盘,劝道:“吃些玉米可以增加羽毛亮泽度。”
    云翊已经安静的就坐,猫耳少年就坐在他身旁。西泽尔想拉着向晚意坐下,但向晚意借着给大家倒牛奶避开了。兔兔很自然的代入给所有人分餐的长姐身份。布莱文斯围着她转,被分派了再去厨房拿更多餐具的工作。
    兔兔先给金色长卷发的少年倒了牛奶,他笑起来道谢,细长的金色眉眼变得柔和,“谢谢,美丽的向晚意小姐,我叫柯蒂斯,黄金蟒种族。”
    兔兔也回以微笑,轻声道,“你好。”
    接下来是帕度燃,她看到他左手上加了一个绷带,“你还好吧?”
    帕度燃接过牛奶轻抿一口,挥挥左手,示意“小伤口,别担心。”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起,不动声色的开心。
    他旁边坐的就是西泽尔,他因为兔兔没跟他落座而赌气,不知道怎么一下午不见,兔兔就开始疏远他了,他左手捏着叉子用力,力气之大几乎把叉子柄捏细。兔兔给他递牛奶,他接过牛奶也只是硬邦邦地回了一声“谢谢。”
    向晚意决定不惯着白虎少年的臭毛病,递完就绕去西泽尔下手的云翊。他没有伸手接过兔兔手中的牛奶杯,而是示意她放到桌上,客气疏离的表达了,“谢谢你,向小姐。”
    倒是他下手的黑发猫耳少年,自己递过空杯子,在倒好后双手接过,“谢谢你呢,晚意姐姐,我叫归守明,种族是玄猫。”说完他眨了一下自己的黑色眼睛。
    归守明长着一张幼态的猫脸,叫姐姐也很合理呢。晚意就像见到了自己调皮的弟弟妹妹们一样,回了一个wink,“不客气呢。”
    接下来是颜辞,他依然瘪着嘴,向晚意认定这家伙是一个娇气包了。但在晚意把牛奶递给他后,他还是勉强打起精神来,认真道谢。
    苏煜此前都在分配玉米烙,弄完了之后选择了颜辞下手的座位。他站起来道,“我自己来吧,晚意做这么一大桌食物辛苦了,先坐下来吧。”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她坐下。
    还好,这会儿布莱文斯也拿了多的餐具回来,苏煜把牛奶分装出来。等大家都坐下来就正式开餐了。
    西泽尔看着坐在对面被布莱文斯和苏煜围着献殷勤的向晚意,觉得刺目异常,吃完了盘中的煎蛋和玉米烙,就提前离席。帕度燃看着对面不断婉拒布莱文斯的兔兔和身旁愤而离席的西泽尔若有所思。
    饭后,柯蒂斯和归守明主动留下来和兔兔一起打扫餐具,主动承担了清洗的工作。
    云翊在和西泽尔商讨是连夜去找被逃跑的匪徒带走的几块高价值矿石还是明天去。西泽尔认为晚上冰原温度过低,而且对方有地利优势,建议明天白天去。而云翊则坚持,归守明此前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据点,趁着半夜对方放松警惕,更容易得手。最后两人各退一步,说谁能拿到就归谁,不必拘泥之前平分的协定。云翊本想带着归守明、柯蒂斯还有布莱文斯去的,但柯蒂斯表示自己的兽形畏寒,实在无法长途奔袭,转而推荐了帕度燃。帕度燃对此倒是感兴趣的,既然规则没有约束分队的两个人必须同时行动,他就欣然答应了。
    夜间,当睡眠时间到来,柯蒂斯早早的选了个沙发愉快的瘫坐在上面。颜辞也选了个角落的沙发,抱着腿蜷在上面。
    当西泽尔努力的放下芥蒂,做足了心理建设,鼓起勇气准备邀请兔兔一起睡觉。苏煜抱着几床被子出现,“我发现地下室有员工宿舍。”他把被子分给了颜辞和柯蒂斯,还留了几床放在空的沙发上,然后自然的邀请,“走吧晚意,我带你去。”
    向晚意本来就一直在躲闪西泽尔的视线,努力的忽视他每一次的欲言又止,正好苏煜来了,她立马答应,跟了上去。
    西泽尔的骄傲不允许他开口挽留,在过往的人生经验中,身边的人总是围绕着他,揣摩他的喜好,满足他的心愿,唯恐做得还不够好。
    柯蒂斯调侃的声音响起,“好啦,西泽尔,难道你还要去跟女士挤一个屋子。”
    西泽尔本能的回应,“你开什么玩笑。”本来已经向前踏了一步,此时也只能伪装在踱步,在空沙发上拿了一床被子,挑了一个靠门的位置躺下。
    出了门,苏煜就牵起向晚意的手,兔兔微弱的挣扎了一下,让他反而握锝更紧了,“天冷呢。”
    兔兔的本意也不是拒绝,就任由狐少年牵着了。狐狸的手指纤长,干燥而温暖。
    苏煜希望路途能更远,让他一直牵着兔兔软弱无骨的手,又怕太远,把穿着单薄的兔兔冻到。向晚意在等西泽尔,那个寒风中背着自己奔跑的白虎少年,如果他追出来,她会好好和他说话。
    在各自的心事中,苏煜和向晚意抵达了地下室的员工宿舍。只是一个大通铺,还好被子很多。苏煜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握紧的手。“到了。”
    向晚意有一丝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无精打采的回应,“嗯”。
    苏煜没话找话,“条件简陋,我把被子多铺两床,你会睡得舒服一些。”
    兔子赌气道,“这可比外面的洞穴和寒风强太多了。”
    苏煜摸了摸耳朵,语调低沉下来:“对不起,我是说对不起之前用异极矿扰乱磁极害你提前降落的事情。对你来说成为‘人质’其实是工作吧?如果没有提前降落,你本来可以留在室内的。”
    向晚意从身后抱住了正在为她铺床的苏煜,把脸贴在苏煜清瘦的背部,闷声说:“不用说对不起,这是我的工作,对你们来说这是温彻斯特学院很重要的入学考核,我很抱歉自己不够职业化,还要你分心来照料我。”
    “好了,床铺好了,请坐。”苏煜转过身,浅浅的回抱了一下兔兔,摸了摸她都耷拉下来的兔子耳朵,拉着她坐下。轻声开解她“我不是这样想的。”自己则单膝跪地,开始给兔兔脱鞋子。
    向晚意慌忙拒绝,“不用这样啊。”
    苏煜则捧着她的脚踝,不由分说的为她解去了运动鞋的鞋带,脱掉鞋子,郑重的说:“需要的,我甘之如饴。”脱完鞋子后,将少女的玉足抱在怀中。“这样会暖和一些。”苏煜浅褐色的狐狸眼痴迷的凝望着向晚意,“我有一个请求,请问向晚意小姐,可以允许我喜欢您吗?”
    兔兔的脸已经红的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脑子也像烧开的水,咕噜咕噜的冒泡,轻声的哼唧,“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