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动物城之兔兔向前冲(nph) > 第二十四章呆萌帕度燃мī𝔮īngщц.čǒм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十四章呆萌帕度燃мī𝔮īngщц.čǒм

    西泽尔洗完澡。兔兔进去简单洗了洗脸和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出来了。
    西泽尔穿着一身白t恤正坐在床边歪着头擦头发,向晚意走向他:“走吧,我们现在去校医院看帕度燃吧。”
    西泽尔伸手抱住换上裙装的兔兔,吃醋道:“我刚刚还在奇怪你怎么洗这么快,居然是为了看帕度燃,我生气了。”说完撅起嘴巴。
    兔兔反手抱住西泽尔的脖子,把他的头拉低,然后献上自己的香吻。
    一吻动情,再分开银丝在两人之间滑落。兔兔喘着气:“唔,不生气了吧,走嘛走嘛~”銗續章擳請椡п𝔦hoп𝖌𝖌e.𝔠om閲讀
    白虎少年原本朗润的嗓音都变得微微沙哑,终是熬不过兔兔软绵绵的撒娇,“走吧。”
    出了卧室门,兔兔敲了敲对面云翊的卧室门,礼貌的告别:“云翊,我和西泽尔先去校医院看帕度燃了哦。”
    云翊其实听到敲门声就站在了门口,但是他沉默的握着门把手,直到听完了向晚意的话都没有开门。明明想跟着一起的,终究还是化为了一句:“好的。你们去吧。”
    西泽尔不耐烦的挑挑眉,等兔兔走来就牵起她的手,走出了宿舍门。出了门,兔兔似乎还想去敲608的门,西泽尔不由分说把她拉走。“走啦走啦,你刚刚还说早点去。”
    兔兔只好作罢。
    出了宿舍门,兔兔才发现正巧落日。如血残阳挂在天边,壮丽的自然之景,让她眯起眼驻足观赏。
    西泽尔看到也停了下来,陪她一起看夕阳:“你喜欢看日落吗?我以后每天陪你看。”
    向晚意仰着头,慢道:“喜欢呢,我的名字,出自一首古老的描述落日的诗。”
    西泽尔低头望着兔兔:“可惜我没有读过呢。”
    向晚意喃喃道:“我也没有。是我的父母跟我说我的名字是一个庙祝起的。庙祝是个很有文化的人吧。”她忽然晃过神来,“呀,走嘛,该去校医院啦。”
    西泽尔也牵挂帕度燃的病情,虽然他极舍不得和兔兔独处的时光,但还是依言跟着兔兔朝着校医院走去。
    到了校医院,路米看是他俩,打了个招呼就让他们自己进去了。
    病床上的帕度燃正在输液。似乎是听到了两人推门进来的声音,缓缓转醒。黑发的少年因为无妄之灾进了医院,面色苍白,双唇干燥,正挣扎着想坐起来。兔兔赶忙跑过去把他起身的动作压住,“别动别动,你还是个病号呢。”
    黑豹少年琥珀色的眼眸难得的瞪的溜圆,乖乖的躺着,无害到几乎有点楚楚可怜的看着少女忙碌的给他调整床靠背的高度,枕头高度,把被子迭下来放置在手臂下。
    西泽尔搬了个板凳到病床边,就开始抱臂休息了,看到兔兔还会把病床抬升后背的技巧震惊的询问:“晚意,你怎么知道这个床可以抬起来的。”
    兔兔头也没回的回答:“我妈妈每次生产住院我都会去陪床,医疗病床的制式基本是一致的,我就按之前的经验试试。”双手不停的又去调整那个输液瓶的高度。
    帕度燃终于回过神来:“喵~咳咳~咳咳~我这是怎么了?”
    西泽尔:“你打那个猪头,被他摆了一道,中了生物制剂t30差点挂了。”
    向晚意:“是呢,现在应该已经好了哦。我出去喊路米医生。”帕度燃闻言赶紧抓住兔兔的手,用动作表示不让她走。
    西泽尔不悦的盯着两人相握的手,兔兔用拜托的眼神看着西泽尔。西泽尔想到帕度燃还是个病号,哼了一声,“麻烦,我去叫吧。”
    兔兔怕挣扎影响帕度燃输液,顺势坐在了床边,空出来的另一只手伸出来摸了摸帕度燃的脑袋,轻声安抚道:“已经没事了哦。”
    帕度燃很享受被兔兔的小手摸脑袋的感觉,有点,嗯,像幼年的回忆。他舒服的眯起来眼睛,居然不自觉的把兽耳幻化了出来。
    毛茸茸的大猫耳朵,再配上平日里冷肃的帕度燃此刻一脸呆萌的表情,这谁能抵御啊,反正兔兔不能,她完全忘了这可是一只黑豹的脑袋,兴冲冲的捏着大猫耳朵揉个不停。
    路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果然解开二段基因锁了。试试可控兽化的程度。帕度燃你试试把兽耳收回去。”
    帕度燃眼刀子飞了过去,脸色一下冷了下来。
    兔兔赶忙安抚他:“是路米医生呢,他负责你的治疗,你听他的试试看能不能把兽耳朵收回去吧。”
    帕度燃病了一遭,整个人反应都慢了一些,他眯着眼歪了歪头,按向晚意说得试了试把头顶发痒的两个兽耳收了回去。但是不一会儿又悄咪咪的幻化了出来。
    路米见状:“看起来还控制的不太好。嗯,那我再开两天基因稳定药剂吧。还得在校医院躺两天,观察观察比较好。我先去开药了。正好他醒了你们陪他说说话。”说完又出去了。
    帕度燃根本没看他,他只是哑着嗓子问兔兔:“耳朵痒,可以给我再挠挠吗?”
    兔兔内心大喊:啊,萌了我一脸啊。手比语言还诚实的已经伸上去rua挼了起来,嘴上说着:“就这一次哦”。
    西泽尔和苏煜从外面进来,苏煜还带了食物和水。
    兔兔看到了,赶忙把手放下来:“苏煜,你怎么来啦?”
    狐狸少年一如既往的表现的风光霁月:“我敲门问了云翊,他说你们来看帕度燃了。我想着帕度燃躺两天了会饿,就去打包了点食物过来。”
    帕度燃本来和苏煜不熟,但是也是很领情的,赶忙坐直了,诚恳道谢:“谢谢。还有那天要不是你反应快,我估计……”
    向晚意站了起来,去找床尾一般会配的病床上专用的桌子。
    西泽尔上前帮她把桌子支在床上。
    苏煜把食物边摆开边说:“举手之劳罢了,恰好我之前接触过生物制剂,还好应对得当,没有造成恶果。先吃饭吧。”
    帕度燃:“我昏睡几天了,这些天上了什么课啊?”
    向晚意、西泽尔和苏煜你一言我一语的给他说了一些这两天,生物课、国际关系课和对战课的一些要点,关键是告诉他国际关系课要补考的事情。
    把帕度燃听得都感觉一个头两个大。终于一顿饭吃完了,看帕度燃准备收拾下床扔垃圾。兔兔赶忙上前收拾,忙道:“你快歇着。”
    苏煜看吊瓶也快打完了,按了呼叫铃,把餐盒垃圾接过来扔出去。
    西泽尔瞪着呼叫铃,感觉刚刚自己又犯了个蠢,跑出去叫路米不说,还被抓壮丁值了一阵子校医院的前台。
    等路米来拔了吊瓶。留置针还在帕度燃手背上。帕度燃准备在跟兔兔卖卖惨,换点怜惜。西泽尔冷冷的表示:“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还没吃饭呢。你就自己在校医院呆着静养吧。”说完就往外走去。
    帕度燃垂着头应好。向晚意感觉他猫耳朵都耷拉了,赶忙安慰他:“我们明天下课了会再来看你的”。帕度燃没应声但猫耳朵愉悦的转了转。
    西泽尔人已经在门外喊她了:“走啦,晚意。再晚食堂没饭啦!”
    兔兔迭声应好,跑了出去,腹诽贵族学校的食堂明明是24小时开放的,她把员工手册都背下来了。
    苏煜也跟在后面笑笑不说话。
    但三人来食堂的时间确实晚了,已经没有其他学生了。
    点完餐,吃着各自的食物。
    西泽尔和苏煜自然又聊起皮诺的事情。
    两人又盘算了一遍案发当天发生的所有事件和相关人物。西泽尔明言,他的父亲能源大亨凯撒公爵是个左右逢源的人无法想象有人会因为针对他而毒害他的独子,而与之对比帕度燃的父亲西迪上将又似乎树敌过多根本算不过来怀疑对象,而且西迪上将并不在意帕度燃。
    苏煜支着脸若有所思:“那有没有可能是针对向晚意小姐的。”
    兔兔瞪大了无辜的双眼,一口青菜包在嘴里差点喷出来:“咳咳,咋可能呢?我一个小村姑。针对我有什么好处。”
    苏煜:“哎,算我病急乱投医吧,毕竟那个猪头一开始挑衅的是晚意你呢。这件事情肯定是有深意的,因为t30是一个20年前就停产的药剂,又曾经肩负着那么艰巨的战争使命。能拿到这支药剂的人肯定有着通天的本领。而用这样的本领却只是为了谋害一个校园里面的学子。他到底图什么呢?”
    西泽尔:“是啊,我也想不明白啊。尤其是校长担心引发舆论热潮影响国际关系,又不准我们往外说。我甚至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爸妈。更别提舅舅他根本联系不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