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合时宜(男小三) > 90、不被原谅

底色 字色 字号

90、不被原谅

    沉宜和方胤博所站的悬崖正下方有一块小小的平台,如果身体不探出去很难发现,可能是她在最后关头扯了一把方胤博,导致他并没有直接掉进海里。
    这里人迹罕至,她身上没有通讯工具,加上实在不放心方胤博一个人躺在那,他只要翻个身就会掉下去,思索片刻,她决定下去等人来救他们。
    她背靠一处微微凹陷进去的峭壁,怀里半抱着方胤博,两个人的体温快速的流失,她一双裸露的脚已经失去知觉。
    沉宜半眯着眼睛,曾经温柔湛蓝的大海此刻已经变成寒冷刺骨的深蓝,她喃喃自语:“欠的总归是要还的,笨蛋。”
    一个人是有多绝望才会选择自杀,她不敢想象,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大概就是她的不忠诚。
    怪她不够关心方胤博,如果她能早一点发现他的异常就好了,可是话又说回来,那样知道全部真相的她就会“不离不弃”吗?
    接受自己未来的丈夫性无能?还是要说服自己以后的婚姻是无性婚姻?
    沉宜发现她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道德的谴责让她必须要承担该承担的义务,可自私的基因又诱惑着她一定要为自己多考虑。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迷迷糊糊间,她好像看到了陈鹤青,嘴角扯了扯,还没等她苦笑出来,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紧紧圈住,像是抱住了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
    “对不起,我来迟了。”男人的声音微微颤抖,词句被风刮得七零八落。
    熟悉的冷香驱散了她身上的寒冷,沉宜将自己小心翼翼地埋在陈鹤青的怀里,双手死死拽着他的衣角,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在此刻崩溃。
    她像是好不容易等到有人来给自己撑腰的小朋友一样,无声地掉着眼泪,泪水浸湿了陈鹤青的衣服。
    一张口就是满腔的委屈,哽咽地说道:“都怪你,谁让你今天早上去接我了……还非要亲我……呜呜呜……我真的很害怕,我好怕他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眼前……”
    她早就是罪人了,可她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方胤博死。
    陈鹤青示意上面的人先救方胤博上去,脱下外套将冻得仿佛没有一丝温度的沉宜裹住,视线落在一双伤痕累累的脚上,他的身体比大脑更快一步,握上去的那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握住的是冰块。
    脚踝肿得很严重,不清楚有没有伤到骨头,他离开前看到的还是那么充满生机、会和他顶嘴耍小性子的沉宜,中间不过过去短短几个小时,此刻的她像是布满裂纹的水晶,让人碰都不敢触碰。
    目光冰冷地看着方胤博,语气却意外地柔和,他轻轻拍了拍沉宜的背:“是我不好,那回去我任你处置。没事了,没事了……”
    沉宜被救上来的时候,还没有站稳就被齐琪紧紧地抱住,对方哭得稀里哗啦,那模样好像经历这一切的人是她一样。
    齐琪一边哭一边上下打量沉宜:“怎么会这样啊,方胤博他是不是有毛病,自己不想活了就自己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拉着别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你要是死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沉宜哭笑不得,反过来安慰齐琪:“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看,全须全尾,一点毛病,嘶……”
    她扭动了一下脚,脚踝的剧痛让她闭上了嘴。
    齐琪立马弯腰去看,还没等她看清楚,陈鹤青就把沉宜抱了起来。
    “诶!你等一下,我还没看贝贝伤得重不重……”
    沉宜惊了一下,她抗拒陈鹤青这么正大光明地抱她:“你放我下来,齐琪她还不知道……”
    “她知道。”陈鹤青斩钉截铁地打断沉宜的话,低头看了一眼极度狼狈女人,轻轻叹了口气:“我没有瞒着她,今天这样的情况,我需要她的帮助。”
    “……”沉宜获救的喜悦瞬间荡然无存,她不敢再去看齐琪的眼睛,心渐渐沉了下去。
    去医院的路上,陈鹤青体贴的让沉宜和齐琪单独坐在后排,留给她们单独交谈的空间。
    齐琪紧紧抓着沉宜,用自己的体温去捂热她冰冷的手,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对不起,当时没有打通你的电话,我就应该立即出来找你的,如果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你就不会被冻这么久了……”
    “对不起。”沉宜反手握住齐琪,看着对方愣住的神情,她下定决心坦白。
    盯着齐琪的眼睛说道:“一直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是我骗了你。”
    “…你在说什么呢?什么该道歉的人是你,你被冻傻了。”齐琪干笑。
    “其实……我早就和陈鹤青在一起了,我生病那次也不是方胤博照顾的我。”说出一直埋藏在心里的小秘密,沉宜有一瞬间感到畅快,像是压在心上的石头被搬走,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你要骂的人应该是我,我才是那个坏人。”
    两人对视,齐琪收起了脸上的假笑,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嫉恶如仇,总是会为他人打抱不平,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有着一颗最纯粹的赤子之心。”沉宜低头看着两人交迭的双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不敢讲,我怕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
    “贝贝……”齐琪张了张嘴。
    “…我太害怕从你的脸上看到失望……当然,你完全可以将我以上的言辞全都看作是在为自己辩解,但错的就是错的,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变成对的……”
    从小到大,她受到的教育都是在说:做错事的人都应该是要受到惩罚的。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套对自我行为的奖惩机制,只有秤的两端达到平衡,心才会安宁。
    沉宜不敢看齐琪的表情,紧张着等待来自好友对自己的审判。
    齐琪将手轻轻地抽了出来,沉宜失落地盯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愣神。
    果然啊,她苦笑,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沉宜,你真的是令我太失望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