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合时宜(男小三) > 93、干哥哥?

底色 字色 字号

93、干哥哥?

    沉宜不清楚方胤博到底是怎么交代的,刚刚在方父方母说话的时候,他也没有出言打断。
    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另有打算,也就没有贸然开口,而是静静地听方母说。
    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不要惊动长辈们,她和方胤博的事情就让他们两个人私下解决就好了。
    陈鹤青将方母和前来重新扎针的护士送出病房,房门关上后,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他和沉宜两个人。
    他刚一转身,就发现沉宜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了吧唧,整个人的兴致都不高,几步站回她的身边,蹲下查看她的伤口:“你呢,每次都只敢冲着我凶,面对别人还要弄得一身伤。”
    典型的“窝里横”。
    其实沉宜现在没有那么疼了,她低头盯着陈鹤青的发顶,用脚尖踢了踢他的小腿:“说真的,你不应该再掺和进来的。”就不该千里迢迢地去找她。
    他们的故事应该停在那个雨后的早晨,停在万幸的验孕棒里,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她造的孽,她自己来偿还。
    或许那样,她的生命也就会和方胤博一起留在那个曾经充满温情的悬崖上。
    “现在因为一些事情,我更加不可能放着方胤博不管了。”她小心措辞,不希望对方胤博造成二次的伤害。
    陈鹤青站起来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来,看着她的眼睛:“有些伤害早就已经形成了,你想弥补、补偿,我都理解。我不要求你当下立即给出我答案,但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感情是不可以勉强的。”
    她的大脑很混乱,好多种声音一直在脑海里跑来跑去,吵得她脑仁疼。
    “我知道……”沉宜扯了扯嘴角,再说了,就算她想,方胤博也不一定会愿意接受她:“我只是在想要怎么……赎罪。”减轻自己心里的负罪感。
    她这时才发现陈鹤青的嘴角破了皮,指尖轻轻地碰了碰:“为什么不躲?”
    沉宜特别想问陈鹤青,那一瞬间他有没有觉得自己做错过,有没有后悔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躲到哪里去?”他抬手扣住她的手腕,紧紧攥在手里:“贝贝,这件事终究要一个结果的。”
    好的、坏的,都需要画上句号。
    明明是在回答她的问题,她却觉得陈鹤青是在向她暗示什么,决定权在她的手中,她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做决定。
    很快,这个决定就有人替她做好了。
    沉家。
    “什么?”沉宜满脸诧异,她的眼神忍不住看向沙发另一边坐着的方胤博:“认干亲?”
    前男友变干哥哥?
    太荒谬了,传说中分手之后过年还要一起吃年夜饭吗?
    但这事顾洁玲干得出来。
    顾洁玲和沉昌明自从知道这俩孩子出事了,立刻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弄清楚大致事情经过后,协商下想要认方胤博为干儿子。
    以他们对自己女儿的了解,这事多半还另有隐情,一段感情里怎么也得是各打五十大板。
    虽然做不了女婿,但换个方式还是能做一家人的,尤其长时间的相处,两个人已经将方胤博当作了自家人。
    方胤博已经恢复了理智,他此时的面部表情风平浪静,显然是早她一步知道了这件事。
    顾洁玲不以为然:“怎么,有人规定不可以的吗?我和你爸也想好了,毕竟当年要是没有胤博,你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还能有今天。认个干亲,以后也方便常走动。”
    沉昌明一向甘作“背景板”,坐在一旁默默附和两声。
    沉宜知道今天这事不是征求她的意见,单纯是通知她这个结果。
    “你……”同意?
    她看向方胤博,结果人家淡定地挪开视线,朝顾洁玲笑了笑,嘴甜地说道:“虽然我和贝贝分手了,但是我不会忘记伯父伯母的……”
    “等办完仪式,以后就得改口了……”
    沉宜看着温情的“一家叁口”,彻底沉默了,她感觉自己才是个外人。
    她到底要怎么求得自己刚刚新鲜出炉的“干哥哥”的原谅?
    沉宜还没从多了一个干哥哥的事情里回过神,然后她又听到顾洁玲随口说的一句话——原本想过认陈鹤青做干儿子,但是……
    她已经完全听不到“但是”后面的话,眨了眨眼睛,顾女士为什么这么热衷给自己找儿子,好巧不巧全都和她有点超越兄妹之间的关系。
    沉宜的伤不严重,她在家待了几天又赶回了学校,弥补方胤博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毕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让对方原谅她的。
    她也不可能放下自己的工作,天天只为了让方胤博原谅她。
    生活还要继续,重心还得在自己的身上。
    沉宜一边忙着教书,一边到处帮方胤博求医问药,尽管方胤博自暴自弃地说“不可能好了,不要再管他”之类的话,但她没有放弃。
    每次一有点什么眉目,她都会告诉他。
    中医西医都没少看,药也没少寄,各类书更是没少读,弄到最后,沉宜觉得自己都快成半个“专家”了。
    她思前想后,认为车祸的后遗症对方胤博的伤害才是最大的,想要赎罪那就从帮助他恢复开始。
    但大部分方法和药物都对方胤博不起什么作用。
    到了冬天,天黑得越来越早,今天是平安夜,沉宜早早给孩子们每个人准备了一个大苹果。
    等放学后才接到快递的电话,她托齐琪帮她在商场里给孩子们买了些礼物,有衣服、鞋、小书包……
    听齐琪说,她还自掏腰包往里面添了不少东西,四个大箱子差点装不下。
    原本还以为能有多大的箱子,结果她怀疑齐琪是不是要把商场搬空,张开手臂量了量,她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搬得动。
    “这么大箱子,她到底还添了什么东西在里面……”沉宜考虑要不要找谁来帮忙,打开手机滑到聊天页面,犹豫着找谁。
    “还有一件活物,沉小姐要不要先签收一下。”
    熟悉的男声在沉宜的耳畔响起,她猛地抬头,陈鹤青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拒签可以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