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去撒哈拉看雨 > 小刀

底色 字色 字号

小刀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元平随着考察队一起踏在了摩洛哥的土地上。经济舱窄小的座椅间隔让元平腰酸背痛,如果说起初他在李木水前展现出的脆弱半真半假,现在他萎靡的精神状态中不掺杂任何水分。
    除元平外的一行人本想立即向沙漠区域出发,可他却无论如何不愿再走,宁愿为所有人重金订购机场附近昂贵的豪华酒店,也要将出发时间延后一天。元平有钱这件事大家都是清楚的,但看到他为十几个人付钱时眼都不眨一下的样子,还是难免被他所展现出的阔绰手笔所震撼。元平回到房间立刻睡了个天昏地暗,第二天出发时没看到李木水,才知道她已经坐今天最早一批的班车离开。
    元平心里暗暗不爽,觉得李木水拂了他的面子。想到昨天她在飞机上喂他喝水的样子,想到果然什么东西都是能装出来的,温柔无害也好,体贴入微也好,都只是权宜之计。然而他好像习惯了李木水给他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的一贯作风,现在竟然也可以安然面对。
    他坐上大巴追寻李木水的脚步,途经摩洛哥与国内截然不同的风景与人物,这世界似乎蒙了一层怎么也抹不去的沙尘褐色。经过大戈壁区的城镇,元平情不自禁地对着前后层迭交错的建筑拍下照片。他之前没有过了解,将摩洛哥看作这辈子都不会踏足的穷乡僻壤,只是没想到这个国家别有风情。大约是毗邻撒哈拉沙漠的原因,晚风中飘摇着一种繁华褪尽后的寂寥气息。
    城镇的景色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元平的目之所及只有愈发贫瘠的土地与四散零落的村庄。他裹紧身上的夹克衫,一路而来仅存的一点对于未知的兴奋也随之不见。不知过了多久,大巴停在一幢破旧的木质小楼前,元平不情不愿地跟着考察队一起下车,他仰起头,看到李木水站在围栏前向远方眺望。这里的夜晚黑得太浓重,元平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却没来由地感受到了她的心驰神往。
    她眼中的那一处就是撒哈拉,在元平眼里除了尘土就是风沙的贫瘠土地,无边无际。他觉得自己站上去就要由于缺水而风化,而她却那么向往。可她是鱼,应该惧怕干旱才对。
    元平摇摇头,她想什么关他什么事?他踏上楼梯,立刻敏感地察觉到这栋小楼从地基深处向上绵延的颤动。这房子实在太老太旧,长久地处于沙漠边缘处经历风沙摧残,恐怕房梁里都已经被风钻出孔洞。元平丝毫不怀疑这栋楼有坍塌的可能。
    这趟旅途真是比他预想之中更艰苦。元平深吸一口气,转身去找考察队顾问,商量可不可以由他出钱,换一个条件更好的住处。他的诉求被委婉地驳回,沙漠附近能够住得下他们这一队人马的地方,方圆十里内只有这一处。
    元平只好无奈地回到为他安排的房间,想到顾问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气不打一出来:“诶呀,元老师,您好日子过得多了,这也是种不一样的人生体验嘛。”
    这话说得像是他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四体不勤。房间没有灯,元平撒气似的把背包重重向墙上一丢,只听到扑通一声,它的背包后仰了过去,像是陷在了墙壁里。元平惊得向上一跳,以为自己什么都还没做就先砸坏了墙。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面墙是分割空间用的布料,这间房间中除他之外竟然还住了个人。
    “元老师,是你吗?”
    李木水的脚步声在房间中响了起来,鞋面和地面摩擦,是种沙沙的响动。她帮元平把他的背包扶起来,撩开了两人之间的帘。
    她又和他一间房了,元平下意识地去看她的一双手,没有刀刃锋利的光影闪动。不对,他究竟有什么好怕的,他现在对李木水已经再也没有什么不该动的心思。
    这时候他的眼睛适应了房间里昏暗的光线,从窗外洒进的银白月光,让世间万物都清晰透彻。李木水微微弯腰,她四肢格外纤细。元平的视线掠过她的锁骨,向下落在她吊带下一览无余的胸口皮肤,有些微肉感的凸起,勾勒出一种几乎能想象得到的柔软弧度。
    “你今晚睡觉还会攥一把刀吗?”元平用一种轻佻的口吻,道出了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不会。”李木水诚实摇头。
    她把那把瑞士军刀放枕头下面了。
    ——
    如果没有意外这里就是两个人第一次doi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