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去撒哈拉看雨 > 差异

底色 字色 字号

差异

    元平很快就乐极生悲,他在返程途中感到小臂灼痛难忍,脖颈和脚踝都出现相似的症状。指导员一看就知道是足不出户的大少爷没做好准备工作,被撒哈拉最为毒辣的阳光晒伤了。
    “好了,你不要用手挠。”李木水牢牢握住元平的手腕,制止了他挠痒的动作。
    元平躺在床上叫苦连天,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程度的罪,像是整个人被架在铁板上烘烤,皮肤表层疼痛难忍。他泪眼汪汪地看向自己的小臂,红肿得像两只刚出锅的螃蟹钳子。
    “我难受。”
    李木水对上元平泪水涟涟的一双眼,确认了他现在应该不是在故意装出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尽管他是个有三分说十分的人。
    “先忍一下。”李木水攥着元平的手腕,替他涂了一层芦荟胶。透明的凝胶状固体覆盖上皮肤表层后化作一滩清凉的水液,元平得以从焦灼中喘息片刻。他眨了眨眼睛,睫毛上还粘着水珠:“这是什么?”
    “芦荟胶。”
    元平看了一眼手边的绿色圆盒:“我不用五百块以下的护肤品。”
    “元老师,”李木水忍耐半晌,最终选择有话直说,“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你,建议您尽快离开。”
    “你是什么意思?”
    元平还把玩着那个塑料盒子,像是在研究一个从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听到李木水这么说,他缓缓放下手,感受到手臂再度传来的隐隐灼痛。
    “这盒芦荟胶,只配出现在均价五十的日化店柜台。你使用的护肤品如果和它一起放在上面,只会显得很……”李木水看着元平,很轻地吐出两个字,“奇怪。”
    元平反应了三秒,第一感觉是一种被分成三六九等的气愤,而这种气愤却又因为这话是从李木水口中说出来的,转化作习以为常的麻木。他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右手还保持着拧盖子的动作,然后突然勾起唇角笑了。
    “你的意思是我和你们不是一类人。”
    “元老师,我只是觉得你待在这里不合适。”
    手臂的刺痛感一秒一秒消磨着元平的耐心。
    “那你觉得我待在哪里合适?是不是只要不待在你身边就是合适?”
    李木水的话被堵回到口中,她觉得以元平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和他讲道理。或者她一直以来都对他的要求太高了,他从始至终就不是一个听得进去劝慰的人。现在他又开始耍他那副天之骄子的小性子,那张脸似乎就是为了发脾气而诞生的。他皮肤白,眼尾红得像烧过,让他像个泫然欲泣的洋娃娃,所有人都会为他的眼泪揪心,怕他流泪,怕他不快乐。
    元平一定是个从小到大都心想事成的人,所愿皆所得,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想要却得不到的。五岁时他也许会为要一个昂贵的玩具而哭闹,然后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十岁时他因为想去芬兰看极光而装病请假,家人同意了。十六岁时为了艺术理想而毅然决然离家出走,没有经历责备与批评,然后他成为了如今有名的画家新秀。
    他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在许多人咬牙走着人生那一条摇摇晃晃的独木桥时,他只需要一滴眼泪,一个撇嘴就可以轻轻松松地被送到他们眼中遥不可及的终点。
    李木水清楚地意识到她和他的人生天差地别,她是一辆单行列车,而他的人生轨迹交错出千万种不同可能。
    而她也变成了他好运人生中的一部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李木水说不清楚她是不想再和他纠缠,还是讨厌看他用那副表情对她说话。明明她什么都没做,他却像是被她欺负。
    “对不起,我失言了。”
    李木水起身,向元平微微低头。他上一秒还来势汹汹,胸脯由于喘息而剧烈起伏,下一秒像是充饱气的气球被李木水软化的态度扎破了,瞬间干瘪,满腹怒气都四散逃逸。
    “……哼。”元平装作没消气的样子,实际上他也确实没完全消气。只是那一点不愉快可以忽略不计,他只是在等着李木水再说些什么补救。他可以大发慈悲地装作她刚才什么都没说,而他也会只记得她为他上药的好。
    可李木水显然不想再对他说些什么了。她转身要走,元平简直对此难以置信,她不应该看不出来他还在发脾气。
    掀开帘子前,李木水转身,恰好看到元平慌忙别开视线,傲慢地扬起下巴。
    她说:“也许它对你来说很廉价,但如果你想快点好起来,还是要记得用。”
    元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胳膊又开始燥痒起来。他笨拙地拧开芦荟胶的盖子,用手指剜出一大块凝胶涂到泛红的皮肤部位。他眼里廉价的护肤品,缓解了他的疼痛,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植物清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