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去撒哈拉看雨 > 贞洁

底色 字色 字号

贞洁

    上一次见到lucy还是他十九岁首次在国内举办个人画展的那一天。她特意千里迢迢从德国飞到中国,在此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也是那一次他以为他还能把握住什么从前想得到却从没能得到的东西。然而她挽着当时的男朋友笑意盈盈地出现在他面前,比起她男朋友那副符合大多数梦中情人条件的硬汉形象,元平仍然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而且过于漂亮纤细。明明那天他才应该是万千瞩目的主角,却因为这原因,连失意失落都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几个月前lucy在社交软件上公布自己恢复单身,那时元平有种冲动去找她,但最终没落实。然后他就遇到了李木水。
    他从小到大的情路都好像分外坎坷,从前是lucy现在是她,心心念念却偏偏求而不得。元平这样想着,一边系领结一边望向镜子里,唇角略显苦涩地弯曲。元平为这次和lucy久违的重逢做了许多准备,额发打了发胶向后撩去,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最大限度地展露出他精致的五官。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双眼挑起只有成年人才具有的,几近魅惑的狭长弧度。这张脸怎么也不能够再被称为青涩吧,元平仍然对lucy当年拒绝他的理由耿耿于怀。
    驾车来到酒店富丽堂皇的大门前,元平步履缓慢走上电梯,换做之前他恐怕脚下带风,一心一意只为见到lucy,可现在却好像抱着种一步踏错就再没有回头路的决心。他并不紧张,隐隐有些期待,不知道lucy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她眼里是什么样子。她会觉得他如何?之前对他的评价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会面而更新迭代。
    电梯门打开,lucy向他张开双臂,她穿上高跟鞋快要和他一般高,鬈发带香气蹭过他鬓角。元平心脏漏跳一拍,不为别的,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没为她买一束花,双臂竟然没有任何阻挡地回抱了她。
    “平,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抱歉,忘了给你买花。”
    lucy领她到座位,两人并排向前走时,她的目光不加掩饰地从头到脚扫视他。
    元平向她微笑,却不自主回避lucy的目光。她确实更美了,也更成熟,散发着成熟女人独特的芳香。元平想起那个十六岁的夏天,他犹豫很多次不敢上前和他搭话。很多年前她就是这样,在他心里是可望不可及的神圣。
    他们谈笑问候,都没有提起从前。两个人面对夜景对碰酒杯,酒液闪烁出玫瑰红的动人光泽。他们两个坐在落地窗前,俊美靓丽,是华丽景观之下同样华丽的存在。
    一巡过后,两人之间陷入寂静,暧昧气氛却无端蔓延。lucy撑腮看着元平,她外表所展露的异域特征非常明显。而元平却将德国血统和中国血统结合得恰到好处,既有凌厉轮廓,又有柔美风情。她承认几年不见,元平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会红着脸跟随在她身后说话小声的男孩,需要更换另一种眼光去审视他——比如将焦点转移到他发育饱满的身体和修长笔直的双腿。lucy哼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又怎么样呢,第一眼她就知道,她已经不再是他一直以来等着的那个人。
    元平对她的心思她一直明了,然而她无法给出回应,从前是因为成长阅历所带来的思维差异,以及她心有所属,而如今她独身一人,面对元平,并不是无法接受,而是错过了最好时机。
    但她不排除这是一种错觉的可能,lucy想既然再上一层就是总统套房,她不介意和他共度良宵,毕竟他成熟丰腴得像一颗不品尝就相当可惜的水蜜桃。
    lucy朝元平坐近,伸手轻轻抚摸上他笔直得有些僵硬的脊背,元平微不可查地颤抖,她由此得知他缺乏经验。于是她怀抱着恶劣的心思,手继续向上,元平没有闪避,却很懵懂的看向她,带点慌张,他不知道是怎么了,这模样还真是可爱。
    “……别……”
    她的手没有停下,气氛相当旖旎,空气中腾起如同热带雨林的潮气与湿热。直到她的手插进元平的长发,他浮起绯红的脸颊与可爱的神色就像是忽然被人按下了关闭按钮,登时消失不见。
    lucy兴致缺缺地收回手,彻底对元平失去兴趣,无论是曾经的少年,还是现在的男人。
    “lucy,我想,我们就到这吧。”
    元平起身,拿起椅背上的西服外套,对lucy道别。然而他们知道,或许再没有下一次。因为已经“到这”了。
    抛下女伴独自离开绝非绅士行为,但元平发现自己本来就没有任何做绅士的天赋。去他大爷的绅士吧,元平一边快步向前走,一边烦躁地扯着领带。
    他今天到底是干嘛来了?为了给lucy说一句到此为止吗,他真是够有闲情逸致。然而无论什么理由都无所谓了,元平迫不及待地想见另一个人,当lucy的手伸进他的长发,那一刻他仍然防备甚至抗拒,却让他想起李木水为他编织长辫时的温柔触感。那一秒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第二个女人能碰他。
    他的贞洁早就在她动他头发的时候献给她了,她不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
    想起贞洁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