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热狗小说

手机版

热狗小说 > 其他小说 > 去撒哈拉看雨 > 惊弓

底色 字色 字号

惊弓

    李木水下了实验,到a大附近的小吃街吃夜宵,接到元平在这时打来的电话。他问她在哪,她如实回答,放下手机端起碗喝了一口汤。汤顺着食道下滑,带来融融的暖意。元平不声不响从撒哈拉离开那天,李木水直觉他们今后不会再有交集,但始终是无所谓的态度。从那时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李木水已经快忘了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但是很明显元平并没有选择退出她的生活。可是她得承认,元平打来的这通电话并没有破坏她的心情。
    她吃完准备要离开,抬眼看到远远走来一个人,西装革履,与周围的氛围格格不入。元平顶着四周的注目礼走到李木水面前坐下,似乎不知道自己有多惹眼,也不在乎他昂贵的西装会不会被小吃摊的油污弄脏。
    李木水看了他一会儿,随后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有事吗?”
    “你想不想要我。”
    她几乎疑心自己听错了,抬眼看到元平从耳尖红到脖颈,说出这句话像是用尽他毕生勇气。然而李木水不觉得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话是他不敢说的。
    “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她装傻,给他一个反悔的机会。
    “我说,”元平深吸一口气,语无伦次,“你要把我们在撒哈拉没完成的事继续做完吗?以后我不会再问那些你不喜欢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和我做爱。”
    身后刷碗的老板僵住了,眼神惊恐地在两人之间徘徊。元平语出惊人,李木水沉默地看着自己面前只剩一个汤底的纸碗,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不出拒绝的话。
    该怎么拒绝,他诚心诚意,卑微恳求。况且她原本就不想拒绝他的邀请,他很好看,尤其是在床上,李木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但是——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追着她不放,为什么偏偏只想和她上床。
    “因为我……因为我不能离开你。”
    元平说完这句话,颓然地垂下头,似乎终于承认这个连自己都没有勇气面对的事实。一直以来都是他非她不可,哪怕她对他毫无感觉,毫不在意,那么这些也都无所谓了。只要让他爱她,他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爱。
    “好。”
    元平抬头,李木水已经站起身,她身后是充满烟火气的街巷,嘈杂混乱,可他却好像只能听到她的声音。
    “你想什么时候,”她停顿几秒,换了比较隐晦的表达方式,“继续我们没完成的事?今晚?”
    元平没有想到进展如此顺利,几秒后他才点头:“……当然可以。”
    “但是需要你开车,我喝了酒,”元平苦笑,“我不想冒着被抓的风险带你去开房。”
    李木水敏锐地察觉出元平有哪些地方变了,那些她所最不喜欢在他身上所看到的特质,那些自以为是,浮夸轻狂的表演,却在今天统统换了另外一种模样。他谨慎,小心翼翼,句句斟酌。上车后没有惺惺作态地撒娇,没有挑逗的言语,尽管他们在二十分钟后可能已经脱了衣服坦诚相见,然后毫无廉耻地缠到一起。他只是正襟危坐在副驾驶,下颌线紧绷,气氛因此变得严肃。
    李木水不知道,元平紧张得快要昏倒,尽管他面上不动声色。他没有经验,而自己在床上的表现又是他唯一的筹码。如果她不满意,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留住她。
    “元平。”李木水开口打破宁静,他如同惊弓之鸟般微颤,扭头看向她。
    “嗯?”
    “当时你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你,希望不算太晚。”
    元平吞咽,心情已然麻木。
    “你猜得没错,对方是我的高中同学,但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那,那你……”元平感到喉咙一阵疼痛,他还记得他对李木水的承诺,不问那些她不喜欢的问题,可他迫切地想要问她一些什么。达摩克利斯之剑下落,可他没有感受到半点松快,反而是种求死不能的折磨。
    “你说。”
    “你喜欢他?”这次他确实不敢再听她的答案。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他想这么做,而我没有反对。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没有那么重要。如果我想说,我会亲口告诉你,但不要质问我。”
    没有听到肯定答案,元平原本应该松一口气,然而他却觉得心脏被密密麻麻的铁丝缠绕箍紧了,喘不过气来。
    “他想这么做,而我没反对”
    所以她对他,也不过只是这样。
    被笼罩在暗淡愁绪之下,元平完全忽视了李木水对他说这些,实际上已经算是她在向他求和。
    进到酒店房间他又有点想要放弃,心想自己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像是在强人所难,他怀疑自己根本硬不起来了。元平洗完澡坐在床上,默默思考要不要称病离开,或者装作睡死。他唾弃于自己心灵的脆弱,双手覆盖上脸,暂时性的黑暗让他寻找到掩耳盗铃的安全感。放下手后浴室门已经被推开,李木水柔软白皙的身躯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他眼前。
    “反正都是要脱,我干脆没有穿,”李木水说着爬上床,表情坦然,“开始吗?”
    元平的视线不受控地紧紧黏在李木水开合的嘴唇上,不敢向下看,他分明已经看过两次,可还是好像永远无法习惯似的。
    他发现自己实在太多虑——从看到她的那一眼起,他就硬了。
    “你的脸好红。”李木水向他爬过来,他好想躲,可身躯僵硬成关节生锈的机器无法动弹。她的乳房随着她向他挪动在不断地摇晃,像这世界最柔软的波浪。尤其是她对他说这话时还是笑着的,她很少笑,这至少代表了他的笨拙让她感到愉悦。
    李木水坐上元平张开的胯间,他的浴袍散落,内裤撑起很高的鼓包。李木水坐在他腹部,感受到股缝被他的性器向两边挤压的压迫感。
    他现在这是什么表情,李木水倾身看他,眼神有点玩味。总是这样在床上摆出一副“我什么都不会,请你教教我”的样子,每时每刻都将自己的弱点毫无防备地暴露,元平大概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很容易让人腾起一种凌虐欲。
    她轻轻地吻他,元平那副样子又更明显,他闪躲,又欲拒还迎。明明他在生活里喜欢以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出现在大众面前,可他被她碰的时候又完全变了,青涩,懵懂,可欺。
    “这次你还会哭吗?在高潮的时候。上次你把床单都哭湿了,眼泪流得哪里都是。”
    李木水摸元平的眼睛,他的睫毛柔软得仿佛羽毛。
    下一秒,元平羞愤地忍无可忍,欺身堵住她的唇。那张嘴为什么总是在床上这么灵巧,轻易地挑起他的情欲,揭露他的弱点。她真的对他太坏了。
    ——
    扣1助力元平不秒射。
    不是我非要卡肉。。。字数已经超标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